生命|是选择在暗夜中期盼微灯,还是此心光明

发表时间:2018-06-13 10:27

  作者安期未是一位绝症病人,也是网上很出名的抗癌斗士。不幸的是,最终他依旧离我们而去了,但是他留下的文字感动着每一个人。这是他在治疗期间写下的一篇随笔。对生命的有一种别样的感悟。


  我们都谈希望,说希望是漫漫长夜的灯光,照亮了前行的路。于是你在这昏暗的路上,苦苦的等待着一个路灯又一个路灯的出现,又见路灯又一个又一个的离开,希望与失望的轮回。我们自己为什么不做那一盏微灯,点亮自己的希望呢?即使灯光只能照亮自己的方圆之地,即使灯光只能照亮片刻。方圆之地的光,是片刻也是永恒。就像王阳明逝世时徒弟问他还有什么要说的。他答:此心光明 亦复何言。



做一盏微灯

  下午从茶社冒雨回来,因为说了一天的话,身上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简单收拾收拾吃了药,倒头便睡。谁知半夜却被雷声震醒,走到窗前一看,下的却不是雨,而是鹅毛大雪。重阳才过了不到半月,便来了这样雷雪交加的寒夜,想来这会是个难熬的冬天。


  不过站在窗口看了一会儿了无人迹的街道,心情倒也从初醒的困倦、烦躁中平静了许多。


  路灯照常地亮着,只是因满地的积雪反光而让街道显得更亮堂了,出奇地在这寒风凛冽的夜晚给阳台上的我带来了一丝暖意。我估摸着,要是眼前没有这些夜夜点亮的灯,雪夜便也不过是寒夜,又冷又潮,一片黑暗而已。都知道路灯其实是不能拿来暖身子的,却能自积雪中为我照映出一点舒神暖心的美意,这究竟是什么缘由,我也说不清楚。往深了想想,大概是我觉得人生凄苦一如长夜,只要有了光亮便有了希望,所以便连寒夜也显得不那么冷了吧?只是在这段长夜中,时时刻刻都为自己而点亮的灯光最是难寻,有些人追寻了一辈子也只能远远看见一些模糊的光影,照不亮前程也暖不了心神,只是让雪夜中的跋涉更为艰难疲惫罢了。


  其实这个问题也很好解决,只要自己是盏灯,便不必记挂着他处的光亮温暖了。走到哪便亮到哪,走到哪便燃到哪,那还怕什么长夜雪路呢?


   再仔细想想,其实自己就是这么走过一个个冬天的。我这点莹烛之光热力有限,化不了这天寒地冻的世界。但只要照亮了自己的脚下,想往哪走便都迈得开步子了。


   自从决定回国后,大概也知道自己要面对怎样的境况,只是没料到自己的大病;自从大病后,也大概知道自己将承受怎样额外的风险与辛苦,只是又没料到催命的事情总是接踵而至,一丝也不给人喘息。连日奔波应对,让刚刚好起来一点的身体再次有了垮下去的危险,情绪也难免会受些影响。不过要说有什么烦心的事,也是在抱病之前便有了,断不能把责任推到“身体不好”这个由头上去。在艰难的时刻里,支撑自己的并不是勇气,而是觉悟与愿景。勇气是一种心理,指的多是“敢于去面对未知的可能”;而觉悟则是一种心境,即是明知会遭遇什么,依旧要坚持到底的认知。也许大多数人分不清二者的区别,正如他们经常分不清何谓“乐观”、何谓“坦然”一样。但崮中的区别,自己心里是一定要有数的。因为勇气易冷,乐观易碎,远比不得为了愿景而承受苦痛的觉悟来得坚定。想为自己做一盏灯,在这无尽的长夜里持久地亮下去,就要懂得这种心理与心境的差别,才能不辜负生活给予的诸多磨难,展现出自己最期待的坚韧。

  我从来不是个无所畏惧的人。在这世上,我牵挂的东西很多,珍惜的东西很多,为了这些牵绊,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小心翼翼地经营着生活。但诸如死亡、失意之类的各种事物,却是最不必恐惧的,因为这都是终归会不请自来的必然过程。人明知自己终有一死,却依旧畏死,这大多是因为心中未完之事太多,遗憾之事太多,不甘心就这么没头没尾的结束罢了。我的人生,对大多数事情都算是尽心认真的,虽然多有牵挂,却是少有遗憾,所以时时可死。而活着的意义并不仅仅在于守护过去,也在于要不断地创造未来,所以才要处处求生,从不轻言放弃。一切的进退取舍、再怎样的坚忍顽强,其实都与常人口中的“乐观”无关。说到底,人生追求的是一种“极意”。正如一盏寒夜中的灯,以最持久的热情与心力去照亮前程,同时也要以最大的温柔来包容随时可能而来的终结。与其在黑暗中追寻着远处的光亮,瑟瑟发抖地等着天亮,不如就做盏长明的夜灯。一盏灯也许无法带来破晓,但自己生命所及的方寸之地,终归是被照亮了。


  相较于无边的黑暗与凄寒,一盏微灯不过是星星之火。然而长夜是星火最好的舞台。若无此黑暗的世路,焉知自己究竟是能闪烁、闪耀,还是燎原?


作者:安期未


文章分类: 箐箐校园
分享到:
联系我们:023-63658507
联系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上清寺中山四路81号附105
ABUIABACGAAg9P3f3gUo84ib1gcwYzhj
联系邮箱:cqsqnzyzxh@163.com
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