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致父亲

发表时间:2018-06-17 10:24

多少年

你虚张声势

狡猾如一只虎

你以夸夸其谈

饱揽关助

酒肉穿肠从不含糊



只是年岁走得太长

如今你温吞如猫

依然想做一只狐

你内敛、含蓄、少言寡语

“老了,不中用了”,你说

“以后再难被人放进眼里”



生活与岁月是两条蛇

曾经你任他们生吞活剥

于是你穿上他们的皮

模仿鬼的把戏

只是太习惯了的外表

也终究会磨破

露出的脆弱像新生的温热



你老了

那么收起来吧

那壮志豪情的洗脑术

那不可侵近的威严隔膜

露出你垂眼的微笑吧

做一个佛祖与孩子的结合



多少年

你翻覆的掌心遍布伤痕

那么开始医治吧

并将伤痕转移

多少年

看着你把刺刺进自己

如今我仿照此法

等待祖先消逝的重临

先于我,早于你


作者:一只南瓜


联系我们:023-63658507
联系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上清寺中山四路81号附105
ABUIABACGAAg9P3f3gUo84ib1gcwYzhj
联系邮箱:cqsqnzyzxh@163.com
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