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系大阳村:爷爷 我会乖乖长大

发表时间:2018-11-05 14:34

  有这样一群孩子,明明有父母却无法撒娇,明明住在家中,却总是缺少家的温暖,他们就是留守儿童,有人说“留守儿童是有父母的孤儿”。为了关注留守儿童问题,7月9日,重庆师范大学涉外商贸学院“流萤”教育关爱服务团来到大阳村——一个精准扶贫村,有着四个留守儿童的杨家。


1.jpg


   图为志愿者们前往留守儿童家中。通讯员 张雨欣 摄 


  怎么才能见到爷爷,我好想他



  义豪和爷爷奶奶相依为命,在义豪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异。义豪爷爷在一月前因癌症去世,全家笼罩在悲伤中。“我没有妈妈,也没有爸爸,但我有一个全能的爷爷,我的爷爷带我出去玩,给我买好吃的,逗我开心,陪我成长。但爷爷不在了,他是因为肺癌去世的,走的那天晚上,我做梦梦到爷爷,爷爷还是那么喜欢笑,抱着我对我说,他要走了,不能再陪我玩了,我追着问爷爷为什么,可再凭我怎么哭,怎么闹,我爷爷一直抱着我跟我笑,没一会就消失了。”义豪说着偷偷抹着眼泪。

   志愿者告诉义豪,爷爷并没有离开世界,只是离开了人间。他和我们分享着同一个世界,不过用不同的生命模样,当你想爷爷时,在晚上抬头看星星,最亮的那一颗就是爷爷,他一直在注视着你点点滴滴的进步。


2.jpg


  图为志愿者耐心辅导杨义豪的作业,给他讲解学业上遇到的问题。通讯员 张雨欣 摄


  奶奶还有我


  “爷爷走了,再也不会和我说话了,当我看到奶奶在旁拉着爷爷的手,无助的望着,我的心都碎了,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我没有爸爸妈妈,现在爷爷也走了,我只有奶奶。我伤心,我担心,一切悲痛的词语都无法形容我的心情,奶奶也很坚强,我知道她在撑着,我知道她在忍着,她怕我们担心,怕我们牵挂,伤心地她只能选择自己偷偷的哭,我真想对她说,奶奶,你还有我。


   爷爷走了,再也没有可以陪我说话的人了,那个能让我和他抢遥控器,较劲,起冲突又可以相濡以沫的人没了,要想见,只能在梦里。但是这些感情我必须掩藏在心理,因为我要好好的照顾奶奶,我要让爷爷放心,我要让奶奶感觉不到孤单,我知道我有这个责任,只有把深深地悲伤埋藏心理,把永久的思念放在心中。


   义豪说最大的愿望就是报答奶奶对自己的爱,谈到这,义豪紧锁的眉头终于舒展开,露出灿烂的笑容,一脸自信地说:长大以后,要努力学习,将来报答奶奶。奶奶非常感动,看着自己懂事的孙子,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3.jpg


  图为义豪对谈最大的愿望露出的灿烂微笑。张雨欣 摄


  不再见,是我们的诺言

  大阳村还有很多留守儿童,长期缺少父母的呵护,有的小朋友很内向,甚至自闭。志愿者耐心的开导和帮助他们,让他们感受到来自大哥哥大姐姐的关爱。志愿者们虽只是他们生命中的过客,但却可以对他们产生必要的影响,小小的角色却蕴藏着巨大的能量。在中国,还有更多的贫困地区在等待着更多的志愿者给孩子们带去欢乐。到这里,“流萤”教育关爱服务团队寻访之旅画上了圆满的句号,志愿者们带着孩子们满满的不舍踏上了归途。离别是为了更好的相见。义豪,我们不说再见。

4.jpg


  图为志愿者们离开大洋村时的背影 张雨欣 摄



联系我们:023-63658507
联系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上清寺中山四路81号附105
联系邮箱:cqsqnzyzxh@163.com
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码关注